趙麗穎、馮紹峯

  在大年初一即將上映的《西遊記之女兒國》中,馮紹峯和趙麗穎上演了一段佛系愛情。曾在多部戲裏同戲不同框的趙麗穎和馮紹峯,此番是首度合作,一個懵懂一個呆萌,CP感滿格。談起自己的“萬能女主”和“萬能CP感”,趙麗穎笑言,可能是自己對角色的情感部分都把握得還可以,所以讓大家有了代入感。

  而對於唐僧和女王這段若有似無的佛戲愛情,如何把握角色的度,給趙麗穎和馮紹峯都提出了新挑戰。趙麗穎透露,馮紹峯在戲裏尷尬,她則是在戲外尷尬,“我們兩個其實都處於一種尷尬的狀態”。

  經過兩人默契的配合,最終呈現出虐戀中又帶喜感的效果。電影裏最虐心和最搞笑的部分,也成爲兩個演員至今印象深刻的記憶——

  戲裏的苦海泛舟虐心又虐身,戲外的趙麗穎第一次發現原來眼睛大很吃虧,“導演一直在說,你太精神了,能不能再累一點。我說沒辦法,我眼睛太大了”。

  戲裏唐僧師徒四人被女兒國侍女審訊的那場戲,被趙麗穎評價看了就會“喜笑顏開”,還調皮表示想演那場戲裏的豬八戒。

  演完這段“世上安得兩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”的愛情,趙麗穎和馮紹峯對“情爲何物”也有了新的答案:愛是成全,愛要剋制。

  趙麗穎馮紹峯帶你細品《女兒國》

  最感動、最好玩、最難拍的是……

  新浪娛樂:作爲男人,紹峯第一次演懷孕的戲是什麼感覺?

  趙麗穎:他跟女的懷孕一樣焦慮啊。

  馮紹峯:麗穎當時我記得她還給我糾正過動作,因爲畢竟女孩嘛,身邊可能也有朋友懷孕過,有時候我自己忘了懷孕了,突然她一糾正我,想起來了怎麼坐下啊什麼的。

  新浪娛樂:麗穎當時有貼着他的肚子聽孩子的動靜,作爲一個女生演這個是不是也挺反轉的感覺?

  趙麗穎:對,就覺得一切該在男人身上發生的事情都在我身上發生了,救他,然後送他回家,然後我來去安慰他。

  馮紹峯:那個時候國王反而變成知心大姐了,唐僧焦慮的時候安慰我。

  趙麗穎:包括豬八戒他們,都挺好玩兒的。

  新浪娛樂:所以有沒有感覺到麗穎的女友力max的感覺?

  馮紹峯:對。

  趙麗穎:現在還覺得挺女友力的,之前還沒有想這麼多。

  新浪娛樂:兩位覺得最難演的一場戲是什麼?

  馮紹峯:我覺得是苦海吧。苦海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,對麗穎也是一個,因爲她是長得特別精神的臉,那個發光是蹭蹭的,那場戲導演讓她演一個特別虛弱的狀態,但她虛弱的樣子也很精神。

  趙麗穎:導演就一直在說,你太精神了,能不能再累一點。我就說,導演,我已經很困了,我說沒辦法,我眼睛太大了,那要睜着,我肯定就是精神的。其實長的太精神也是吃虧的。苦海那段時間每天導演都在想我太精神了,希望我再虛弱一點。

  馮紹峯:還有我們在狂風暴雨大風大浪裏,是人造的那個浪,我們在那個小船上面,那個浪其實是非常大的,導演叫我們注意安全,很容易就把那個船給拍翻了。

  新浪娛樂:後來有沒有翻過船?

  馮紹峯:我有問麗穎,你會游泳嗎?

  趙麗穎:不會。

  新浪娛樂:那如果真翻了會救她嗎?

  馮紹峯:那一定是得救,我游泳還挺好的。

  新浪娛樂:有沒有覺得哪場戲是最感動你們的?

  馮紹峯:很多場戲都很感動。你有覺得哪場戲?

  新浪娛樂:抄經書的那場,配合着那首歌,我覺得整個意境營造得特別好,會有點淚目的感覺。

  馮紹峯:因爲情感積累到那個時候了,倆人要分手了。

國王與唐僧抄經書

  新浪娛樂:那最喜歡的一場戲是什麼?

  趙麗穎:我自己的話,我比較喜歡那個審訊的。

  馮紹峯:我也是。

  趙麗穎:我看到他們師徒四人特別好玩兒的一面,那種好玩兒和搞笑不是刻意的,我覺得是特別自然的,他們每個人的性格特點所製造出來的這種笑點,讓我覺得他們都很萌,沒有說很刻意或者很不舒服的地方。那段我覺得特別喜歡,看完喜笑顏開的一段。

  新浪娛樂:等於你也看了孫悟空豬八戒他們被侍女審訊的那段,如果讓你們再選演其中一段,你們兩個想挑戰誰的那段?

  趙麗穎:太難了。

  馮紹峯:你說我這三個徒弟哈?我挑戰白龍馬。

  趙麗穎:哈哈,沒有詞。

  馮紹峯:你能正眼看着我嗎,哈哈。

  趙麗穎:我選豬八戒。

  和聖僧墜入愛河是什麼感覺?

  一個戲裏尷尬一個戲外尷尬

  新浪娛樂:你們倆第一次相遇的那場戲,有那種不經意間的喜感,可能要微表情和說話節奏配合着才能達到那種喜劇的效果,你們當時是怎麼拿捏那個尺度的?

  趙麗穎:就是說“你是男人”那場嗎?那個時候其實我挺不知道該怎麼樣的,也是剛進組,在拍攝的時候也是城哥跟峯哥都在監視器那裏看,都會去請教他們,他們也會跟我提出一些意見和想法,幫助了我很多去完成那場戲。

  馮紹峯:我們是在欣賞你的表演。

  趙麗穎:是嗎?

  新浪娛樂:峯哥你戲裏回答的那句也很好玩。

  馮紹峯:我是有一些尷尬吧。不是我,是唐僧當時有一些尷尬吧,因爲唐僧他至少知道什麼是男人,什麼是女人,突然有一個女孩問他這個問題,他肯定會覺得很尷尬。我覺得有很多心理的活動,一個就是想覺得有位女施主,覺得讓自己儘量有一個好的儀容,做一個禮貌。然後又當對方提出這樣的問題的時候,他有一些小尷尬,同時也被對方的這種,他也是心裏受到一個撞擊吧,看到這麼樣一個女孩,可能唐僧之前也沒有見到過太多的。

  趙麗穎:對,唐僧戲裏尷尬,我是戲外尷尬,我也不知道怎麼去演繹出來,表達出來。我們兩個其實都處於一種尷尬的狀態。

  馮紹峯:一個世外桃源裏的騎着神鹿的女孩,還救了他。

國王與唐僧初遇

  新浪娛樂:紹峯這次再度飾演唐僧,但是是一個有感情戲的唐僧,演這種佛系愛情是一種什麼特別的體驗呢?

  馮紹峯:是一次全新的嘗試吧,因爲之前演了,上一部《三打》演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和尚,經過《三打》的蛻變和成長,走到了女兒國這一帶,然後經歷了人生中的一個情難吧。

  新浪娛樂:麗穎之前演過很多愛情戲,但是應該是第一次跟和尚演這種愛情戲,會不會感覺還蠻奇妙的?

  趙麗穎:對,這種當然很奇妙了,這種度也很難把握。

  新浪娛樂:聽編劇說寫國王這個人物的時候,希望她是在國王之外也是一個菩薩的形象,當時編劇有跟你聊這個嗎?

  趙麗穎:他沒跟我說這個事。但是可能出來的感覺會有這種效果吧,但其實之前他沒有說過。

  馮紹峯:因爲她老跟着和尚在一起,所以還是有菩薩心腸。

  新浪娛樂:可能大家會覺得國王應該是一個比較霸氣的人物嘛,但戲裏國王的設定是一個軟萌的妹子,編劇有沒有根據你本人的性格進行一些加工和改變?

  馮紹峯:劇本沒有說有霸氣。

  趙麗穎:對,我覺得設定的國王是霸氣的,但是一個角色是多面性的可能會更有看點。

 馮紹峯和趙麗穎的愛情觀

  愛要成全和剋制

  新浪娛樂:電影講的是一個“不負如來就要負卿”的故事,拋開劇中的身份,如果真的面臨信仰和愛情需要選擇的時候,你們是會選擇愛衆生還是跟愛的那個人遠走高飛呢?

  趙麗穎:個人來說還是比較,就是個普通人。

  馮紹峯:我也是覺得如果哪天我修行,那是另外一個境界了。

  新浪娛樂:電影裏討論了一個問題,問世間情爲何物,你們演完戲有答案嗎?

  趙麗穎:沒有。

  馮紹峯:直教人生死相許。

  趙麗穎:就是愛要成全,愛要讓對方去做他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不能去拘束他,成全對方吧。

  馮紹峯:愛要剋制。

  新浪娛樂:戲裏還有一句臺詞,“若有來生”,你們兩位想象中唐僧和國王的來生會是怎樣的?

  馮紹峯:唐僧順利地取到了經,然後普度了衆生,國王國泰民安,兩個人寫寫信,發發郵件,聊聊微信。

  趙麗穎:可能沒準兒有手機了,還有視頻電話。

  新浪娛樂:你們兩個在戲中CP感很強,這種默契度是怎麼培養起來的?因爲你們也是第一次搭檔演對手戲嘛。

  趙麗穎:這個就是……

  馮紹峯:我覺得還是對角色的投入吧,角色帶給大家的一個感覺。

  趙麗穎:對,演員很正常,各種戲都是大家要配合,比較默契。其實CP不CP倒沒有太大的關係,可能我們對於角色故事表達得好,可能出來的感覺觀衆就會喜歡,如果把握不好,沒有表達清楚,可能觀衆也就不喜歡了。其實對於角色或者劇本,還有我們的表現都有很大的關係。

  新浪娛樂:很多觀衆評價說麗穎是萬能女主,跟誰都有CP感。

  趙麗穎:對,所以我也覺得可能這個角色都把握得還可以吧,情感部分,可能大家就覺得代入感就很好,很喜歡。

文章來源:新浪娛樂